4 min read

壹、我理想的自媒體長啥樣

壹、我理想的自媒體長啥樣

如題,直接說結論,用自己的服務器機組,自建平臺,綁自己的域名;內容形式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對內容有增刪改查的絕對主動權;(防槓聲明:作者要是個反社會人渣自有法律去懲戒,但事實有真假,觀點無對錯。作者發表甜豆腐腦好吃不該被咸豆腐腦愛好者舉報封號。)在此基礎之上,再去其它UGC平臺分發,而寄人籬下薅平臺羊毛是最不重要的。

再說說寄媒體。域名、服務器本來就不是自己的;創作的內容能否被看見,既依賴推薦算法,又考驗審核智商;最後只剩用戶名是自己的,還要規避違禁詞。(當年的「維民所止」禍及全家,今年的「乍乂尤艮 䏍丁生丈」才罰款1300萬。嗐,真的是時代在發展,社會在進步,連文字獄都在與時俱進。寫到這不禁感嘆漢字博大精深,字可以只寫一半,聯繫上下文竟也不影響閱讀,要是單詞刪減字母,那意思可全變了。)在這樣的平臺攢幾百萬粉絲有啥用?處處受制於人,雪藏禁言全看平臺心情,刪帖封號只在旦夕之間,一個隨時可能被消失的賬號怎麼好意思說是自媒體,自信的「自」麼?

平臺需要鯰魚來活躍用戶,鯰魚薅平臺羊毛養家糊口,互利互惠,賺錢不丟人。然而雷霆萬鈞之際,平臺尚無法自保,(參考牛博、飯否、內涵段子)更何況平臺上的賬號?平臺有平臺的違禁詞,各國有各國的政治正確,比如好萊塢也不敢讓黑人演反派。所謂平臺,也不過都是民企。寄媒體當然能做:寄生、但不依賴,薅羊毛、並且去風險,搏流量、但不靠算法推薦,胸中自有丘壑、而不是只會蹭熱搜。

自媒體盈利的方式有很多,薅UGC平臺的羊毛是最不穩定的那種,其次是帶貨,(其實我一直不明白喜歡我的內容跟想用我推薦的商品有啥關係,現實卻是商家不想錯過每個流量池,和能攢流量的人。只要流量基數夠大,賣啥都行?)再次是軟文。港真,帶貨做得好不如開網店,軟文寫得好不如做廣告。因為短期能盈利而被當成主業,那真的是本末倒置。船長心無方向,海風帶船流浪。

我理想的盈利模式是品牌授權和內容付費。其一,品牌營銷才是一勞永逸的活;其二,有趣、有用的好內容自帶價值與價格。這兩條還需要證明嗎?自媒體的終點有且只能還是自媒體,任何不以創作好內容為目的的自媒體都是耍流氓。

最後說說從業人員,有些人天生心思細膩、多愁善感,看見桃花凋落也要嚎一個《葬花吟》,這叫老天爺賞飯,也是其痛苦的根源。這種人不做自媒體,還有別的出路麼?

現在雖然離我理想的自媒體還差很遠,但這並不影響我自言自語、自娛自樂。

後記:本文參考眾多曾經強大或正在變強的自媒體,排名當然分先後:
牛博網+嫣牛博、文昭談古論今、曉說+曉松奇談、羅輯思維、得到·文化參考、老高與小茉、摸魚事務所。
謹以此文祭奠料事如神而被迫改名的袁騰飛官方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