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點多才發現停電了,我說我下午煮的米飯怎麼沒聞見味兒。七點多耗光電腦和手機的電後想出去上網,發現手機沒電哪也去不了就絕望的睡了,不知睡了多久,被蚊子咬醒,黑暗中我舉著屋裡唯一能發光的電蚊拍,就像小女孩兒在寒夜裏舉著火柴…… 為啥沒有真正的家用雷達,精確定位屋裡微米級的活物顯示在手機上,雷射「biu」的一聲,一縷青烟…… 另外,如果滅蚊燈能釋放跟人相同的氣體(二氧化碳、乳酸、氨),會不會更實用些。 昏暗、狹窄的環境適合胡思亂想,致鬱。看著窗外的防盜窗,感覺像蹲監獄。人類沒有翅膀不能飛,也沒有鰭不會遊,更沒有厚實的皮毛抵禦嚴寒;只剩一個機智的大腦白天去自己造的鋼筋混凝土裏忙碌,晚上躲在有防盜窗的房子裏休息;作繭自縛,畫地為牢;朝九晚五,年復一年;人類文明像造物主的陰謀。 隔壁的回來了,在這住了一年連鄰居叫啥都不知道。回想起小時候住平房,夏夜傍晚街坊朋友都坐在門口吃飯,我還跟別家的小孩比誰碗裏的肉多。為啥電飯鍋沒有蓄電池,好餓啊…… 訊飛語音輸入法真的好用,可惜我反應慢,話到嘴邊又口吃;想想真要把自己寫的東西念出聲,得多噁心啊。 藍回來了,充電寶讓手機復活,記下以上,本來還記得更多,但開機後還是最先打開了無聊的微博,微博的信息流覆蓋了之前所想,只剩這麼多了。 就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