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Wikipedia詞條,婆羅門 > 剎帝利 > 吠舍 > 首陀羅 > 達利特 達利特覺得婆羅門、剎帝利都瞧不起自己,其實首陀羅更瞧不起。 首陀羅覺得我不如婆羅門,還比不上達利特麼? 吠舍想趕走首陀羅和達利特,讓自家商鋪門前幹凈些,孰不知沒了他們,自己會變成新的達利特。 剎帝利自詡為管理者,卻對改革力不從心;對上、惹不起婆羅門,對下、又怕動搖自己權威。 婆羅門一心向善,眼裏見不得窮人,連家裏落地窗都用的毛玻璃…… 比種族歧視更可怕的是同一階級互相壓榨。不過也正因為底層互害、菜雞互啄,管理者的位子才會越坐越穩。 嘖嘖,3000年種姓製度源遠流長,不知我朝的「血統論」是不是跟這學的。 想念遇羅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