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二暑假聽說曾經的高中改成了駕校,心血來潮就想去看看,結果並沒有找到那個所謂的駕校,還在自己生活過十九年的都市裏迷路了,最後是靠著導航才回到市區。 我的高中在城市邊緣,再往外走就是戈壁灘了,記得從高中宿舍的窗戶往外看,遍地駱駝刺,黃土漫天,飛沙走石,還有遠處依稀可見的烽火臺和殘破的土城牆。 有一次坐計程車,司機喊我名字,問了很多家長里短,我捧哏一樣的應著,但直到下車都沒想起大叔到底是誰,那一刻突然就不想在這呆了。 小城市抬頭不見低頭見,一想起我老闆可能認識我爹媽就頭皮發麻,那感覺就像是被老師叫家長。 去大城市吧,去連刮個沙塵暴都能上熱搜的大城市,朝九晚六也好過每天參加同學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