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事實有真假」的意思是說,甜豆腐腦放的是糖,鹹豆腐腦放的是鹽。豆腐腦里放的究竟是啥可以觀察未拆封包裝袋上標註的主要成分,也可以采樣後觀察其化學反應;但要是想通過「嘗一嘗」的方式得出「糖是鹹的」的觀點,又說「觀點無對錯」,我建議咱互相拉黑,各自精彩。 然後「觀點無對錯」的意思是說,我喜歡吃甜豆腐腦,但我不吃我們小區張三家的甜豆腐腦,因為我覺得他家的甜豆腐腦不夠甜;張三卻掛出橫幅說我家的豆腐腦最甜,這就是觀點之爭,並沒有對錯。 張三的大兒子因為我不照顧他家生意而汙蔑我愛上了鹹豆腐腦這是強迫自證。要是不信可以把眼珠摳下來,去我胃里看看到底有沒有鹹豆腐腦。 張三的二兒子說我收了隔壁小區的好處費惡意抹黑他家是歪曲事實。問問自家廚子甜豆腐腦里放的是糖、還是糖精、或者被稀釋後的糖精水,是誰在給「最甜豆腐腦」的招牌抹黑呢?明廚亮竈,以正視聽不好麼? 張三的三兒子讓我覺得誰家的甜就去吃誰家的,不要在他家門口徘徊影響生意,這屬於逃避責任。可笑了,張三家自有通天神力,壟斷小區早餐經營,豆腐腦不甜還不讓人說了?貴府胸中有藍圖、腳底有計劃,不去征服星辰大海,開早餐店可惜了不是? 張三家的食客A說鹹豆腐腦又不是不能吃,怎麼就我特殊非要吃甜的,這就是觀點之爭。您喜歡吃鹹的,我喜歡吃甜的,我尊重您的口味,您還來質疑我的口味?另外,當年的糖都換成現在的糖精水了,您怎麼知道鹹豆腐腦放的不是工業鹽呢? 張三家的食客B以為我只吃甜不吃鹹而指責我是異端,對我口誅筆伐,這又是觀點之爭。雖然我不吃張三家的豆腐腦,但他家的肉包、餛飩、拌面還是好吃的,我只是希望張三在甜豆腐腦里多放些糖,僅此而已。還有,自己嘴里的舌頭才是自己的,不要為了別人的口味著急上火,不值得。 張三家的食客C說他就是覺得甜,怎麼我不覺得甜?這還是觀點之爭。主觀觀點並不由他人的意誌而改變,我不會因為別人覺得甜而覺得甜,就像我覺得張三的三個兒子都是王八蛋,但這三位並沒有因為我的個人觀點變成三顆蛋,張三也沒有基因變異成鱉。 事實是客觀的,觀點是主觀的。簡中互聯網的多數爭論還處在觀點之爭,情緒之爭;摸著象腿和摸著象尾的各有表述、自說自話,又或者為了自己心里的武神搖旗吶喊,關公戰秦瓊、孫悟空vs奧特曼,打得不亦樂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