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年前在作文書上看看過一篇文章,作者下午吃西瓜吃得很爽,不小心吞下一個西瓜籽,長輩們開玩笑說他明天腦袋上會長西瓜苗,然後變成一個大西瓜,晚上作者嚇得不敢睡覺。作者老爹發現後問他: 「你知道西瓜生長的條件是什麼?」,「不知道。」 「你知道人體消化系統是怎樣的麼?」,「不知道。」 「那你怎麼知道自己會變成西瓜呢?」,「不知道。」 他爸並沒有直接說大人們都是逗他玩呢之類的話,而是給了他一本書,讓他自己找答案。 作者從書上得知,植物生長需要水、土壤、陽光,三者缺一不可,即便三者條件都齊了的情況下,人類還有強大的胃酸。「下午吃的西瓜籽,現在早都被消化了。」 作者確認長不了西瓜苗後,合上書安心的睡了。 我不知道經過ALPS處理的核廢水危害有多大,畢竟核子物理是門檻很高的學科,我也不在日本。即便看過聯合國、國際原子能總署、世界衛生組織對此的建議,我還是不知道,不能拿著蓋革計數器親測,其他都是胡扯。 但網路上的輿論群情激憤,大V們好像都肉眼可見的正在變異一樣;若是讓討論,說不定我還真就信了;但現在硬幣只有一面,那肯定是假幣,觀點只有一種,只能 是謊言;尤其是+86社區指鼠為鴨反轉再反轉的案例太多,鑑於如此糟糕的公信力,我選擇不信。 其實我的想法並不重要,我沒見過處理核廢水的工作流程,這並不影響它日夜排放;我也不信+86社區內一邊倒的輿論譴責,這也不影響官方封號刪帖。嗐,都是瞎操心。 我關注的兩位老師倒是一反常態,對此義正辭嚴,不知是言不由衷,還是想納投名狀。看來是既沒有表達的自由,也沒有沉默的權利,這說出來不是不難過的。 霍華德·洛夫克拉夫特說:人類最古老而強烈的情緒,便是恐懼,而最古老最強烈的恐懼,便是對未知的恐懼。 那麼問題來了,利用資訊差製造恐懼的目的又是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