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天,因為在飛雪的晚飯前沒穿外套跑了400+米,昨天就感冒了,精神恍惚之間想到了我的葬禮。 我的告別會(追悼會這個詞太難聽)要開在周末的下午四、五點左右,讓大家睡個好覺的同時也不耽誤工作。 等我七八十歲的時候,也錄個視頻,希望那個時候3D全息投影技術已經普及,我站在中間主持自己的告別會,親朋好友們坐在周圍聽我廢話。劇透一下,主題是魚大人往生極樂去嘍,你們繼續在這婆娑世界沈淪吧。啦~啦~啦~啦~ 告別會不許哭,我都不哭。(但我會盡量煽情 哈哈)哭的人罰款,計入告別會之後的晚飯費用中。臨走也得請大家吃一頓不是?吃燒烤,菜肉種類要豐富,但沒有烤魚,我不吃魚。另外,別給我準備碗筷,服務員收桌子時我的那份也要倒掉,還是別浪費了。吃完燒烤,就去各忙各的,別在飯館逗留,別耽誤人家做生意。 我的告別會沒有人穿喪服,醜又浪費錢,有這錢還不如給晚飯上多加兩塊烤牛排。 噢,對了,告別會上我的遺照要用彩色的。這條很重要,拒絕親友反駁。再說一遍,我的遺照要用彩色的! 會場中間不要放「奠」。寫個「魚」字,銅版紙印刷,方正胖娃繁體,(我買過正版版權了)十六進製顏色碼為#33CCFF(具體參考本文封面)。這條同上條彩色遺照一樣重要,亦不接受反駁。 告別會的BGM用搖滾版卡農,我愛卡農,推薦你們也聽聽。如果經費允許,最好找個樂團現場演奏各種版本的卡農。不許放哀樂,難聽又難過。這條同前兩條「彩色遺照」、「會場中間擺個『魚』字」一樣重要,同樣不接受反駁。 遺體要捐獻,反正燒了也不發電,不如送給需要的人。但是人老了器官衰竭後移植也沒啥用,不過我視力一直比同齡人好很多,眼角膜應該還能用。 既然器官不能移植,那泡在福爾馬林裏當教學素材也是好的。醫生是個偉大的職業,我的臭皮囊能為醫學研究盡點綿薄之力,死也瞑目了。 希望未來有個學醫的漂亮妹子看著我的頭骨說:通過觀察顱骨,可以判斷出,此人生前長得很帥。 清明寒食別給我燒紙,汙染空氣,環衛工也很難掃。燒紙的圈會讓路人忌憚,滿地都是圈,無處落腳,影響出行。我死也不想讓別人尷尬,切記。 我們都盼著親人去了另一個世界也能過得好,但冥幣萬億、百萬億的面值卻顯得有些滑稽,盼著人家好,還強製輸出貨幣,通貨膨脹,物價飛漲,人家在那邊真能過得好麽? 不要墳墓,衣冠冢也不要,想我就在心裏想。雖然,我也想你們,但並不希望你們隨我而來。吃不光的燒烤,看不夠的電影,遊不盡的名勝古跡,賞不完的大好河山。活著多好,可千萬別做傻事兒。 好了,先寫到這吧,其他細枝末節我想好了再補充。 就醬。 後記:這有點兒像個遺書…… 其實並不是。 感冒也要趁機憋幾百字,不能白病。同時提醒每一個看文章的朋友,流感肆虐,註意保暖。 我也曾視死如歸,直到遇見你才想要長命百歲。(這句是網上抄的,但我也是這麽想的。) 這篇文就是寫給藍看的,當然要由藍來策劃我的告別會。 立此存證。 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