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場准入負面清單(2021年版)》裏第一條:非公有資本不得從事新聞採編播發業務;其第四條:非公有資本不得從事涉及政治、經濟、軍事、外交,重大社會、文化、科技、衛生、教育、體育以及其他關繫政治方嚮、輿論導嚮和價值取嚮等活動、事件的實況直播業務。 僅憑這兩條,連「自媒體」這個概念都是僭越;《韓非子·五蠹》上說儒以文亂法,讀書人一邊以“敏於行而訥於言”為榜樣,另一邊文字獄案例不絕於耳,長久以來被禁錮思想,只能「為往聖繼絕學」;至於那些不讀書的在走投無路時或「以頭搶地」、或「揭竿而起」,平均兩百年一個輪回。雖然不想承認,但事實是被欺淩、被代錶後的逆來順受,才是刻在佈衣黔首DNA裏的性格底色。大環境既如此,善於錶達的人被當成異類,承受淺薄輕浮的汙名也就不奇怪了。 但其實當權者也希望在政令PO後能有民間聲音與之相呼應,而不是讓官方唱獨角戲。既要裏子,更要面子,既要獨裁,又要全過程民主。所以靈活變通、事在人為,所以民間普遍性違法、官方選擇性執法。 在這片神奇的土地做自媒體最重要的是逢迎聖意。通過信息檢索、邏輯思維、歴史常識、政治學常識、經濟學常識,來判斷今晚《真理聯播》的真實性,以及現階段官媒希望達成怎樣的輿論效果;想明白這些,從中找到自己的位置,才能做自媒體。至於新聞敏感、寫作能力、人文關懷其實反而沒那麼重要。學成文武藝,貨與帝王家;局域網內的自媒體說到底還是to G的生意。 之前有些自媒體賬號、文藝作品在網上好評如潮,真理部出來定調後,風評又急轉直下;還有些話題甚至是由官方主導炒熱,又由官方禁言刪帖,其烹飪技術可見一斑。 吶~ 在+86社區做自媒體,那真的是火中取栗、刀口舔血、富貴險中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