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些年在火車上認識一大叔,大叔和鄰座交談甚歡,我看著大叔胸前的毛主席像章心想我們應該聊不來。 後半夜,大叔問我能不能幫他看看手機,他想把兒子照片設置成壁紙,我答應後大叔興奮的拿出手機翻找照片,滑動之間看見好多美女泳裝照,手機拍電腦荧幕,摩爾紋糊的根本沒法看,大叔顯得有些尷尬,趕快劃走,我假裝沒看見。設置完壁紙,又清了緩存。 閒聊中得知大叔生於抓麻雀年,在那些興邦的年月,大叔幾乎趕上了共和國所有的bug,但時至今日大叔對毛爺爺依然初心不改,我在旁邊像個捧哏的,不置可否。 後來大叔睡著了,我望著窗外又想到了那些泳裝照,想給大叔發網址,但要怎麼開口呢?而且發了他也打不開,又怎麼跟他解釋為什麼打不開呢?他都已知天命,而我還未到而立之年,我居然給他分享,他會覺得乳臭未乾故意在嘲諷他麼?如果我在我的手機上打開了給他看,他會懷疑我是境內敵特麼?畢竟他胸前的毛爺爺那麼閃亮。 以上有感於刷到“帶著父親去嫖娼”的舊聞,不知大叔過得還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