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視頻面試了一個海外內容運營的崗位,HR問我在Twitter上做一個每天流量過萬的內容會做什麼,我說限制語言嗎、內容方向呢?他說沒有限制,什麼內容都行。我下意識先說了政治,但對方好像被電到了一樣打斷我搶先追問:除了政治呢?這讓我想起辜鴻銘「無形的辮子」,剛剛說好的whatever呢?嘖嘖,貴司思想覺悟這麼高,何苦去霍霍外網?回來做微博、知乎、小紅書多好,畢竟緊繃的心弦隨時都能給自己來一刀,也省的讓平臺審核。 其實Twitter的簡中內容除了大陸負面新聞、毛片、區塊鏈以外,我都不知道還有啥。說白了就是大陸SNS屏蔽的那些用戶全湧到Twitter去了,而肉身在外的博主們又敏銳的發現了商機,負面新聞更容易煽動情緒,或者用毛片誘導詐騙;前者轉評贊數據好看,後者成本奇低、收益奇高,都是可遇不可求的創業項目呢,刑。不過話又說回來,打得開Google還要在Twitter看片,被國內的白嫖彈幕沖傻了,以為真的可以白嫖,用戶畫像如此精準,那不收割一波都虧了。 說到底還是我圈子太小了,鍵政不敢發,詐騙瞧不上,炒幣數據也不好意思拿出來嘚瑟,日文、英文又都不太行,有點遺憾,一次失敗的面試。 但我遺憾過的又豈止只有面試?拼盡全力也打不過旗鼓相當的對手,在姑娘面前沒有複原的魔方,找不到原片的電影解說,播放結束還沒識到曲的好音樂,來不及摳字就忘光了的腹稿,離開某城市前才發現的美味燒烤店。就在剛剛我還發現我EOS賣早了,在暴漲三個月後上周剛賣,這幾天又漲了19%。和錢多事少離家近的工作相比,一時之間竟不知哪個更值得遺憾,好難抉擇啊。寫到此處居然又開心了起來,破罐破摔的快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