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裏三姑讓大姑和我老娘去一家叫「蘇臺德的蘇」的店鋪幫忙收租,老娘騎著自行車帶著我先去找大姑,自行車騎得飛快,我甚至能感覺到風在耳邊吹過,我讓老娘慢點兒騎,老娘說來不及了,老娘把自行車給我,她搶了一個七八歲左右小孩的自行車,讓那小孩坐在她胳膊上,我們路過學校正趕上放學,我剎著車在人群中避讓,轉眼我們就到了要收租的店,店鋪招牌名字豎行排列,依然看不清字,老娘在門口問一群人誰是老板,一個女的說:走、裏面說話。我看了一眼老娘,她既不是老娘也不是大姑,我不認識她。我跟著進了裏屋,一個男的躺著在看電視,男的旁邊坐著帶我們進來的女老板,然後那個女老板就在我眼前消失了,憑空消失了。我走出那個店,看見曾坐老娘胳膊上的小孩獨自騎著自行車。我給老娘打電話問她在哪,一段手機鈴聲之後,清楚的聽見手機裏傳來「地下室」三個字,再問就沒聲了,尿憋醒。 太離譜了,挨個說。首先、蘇臺德的蘇是個啥?有時在夢裏想跑、感覺腳下墜有千斤之力、跑不動,有時夢裏騎自行車、快得能感覺到耳邊的風,還挺神奇的;現在想想那個帶有輔助輪的小自行車,七八歲的小孩可能也是我,這情節有點詭異;總是看不清字,還好不是夢見考試;頭一次在夢裏進屋還能出來的,之前總會在夢裏進屋後迷路,醒來滿頭汗,這種夢我稱之為「累夢」;女老板在我眼前消失我也沒發覺是夢,有點遺憾。最後手機裏的聲音異常清晰,要不是尿憋醒,估計我還要去找老娘,然後陷入迷路的累夢。 各種反物理、反常識在夢裏都會被腦補為合理,是誰在運營我們的夢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