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機課,老師領我們去了一個很遠的機房,路過操場,也路過了鬧市區,一個中年人推著一個老人問我最近的市場怎麽走,我大概給他們指了方向,便隨班級隊伍去上課了。 不知走了多久,終於到機房了,像個網吧,大屁股的顯示器和沾滿煙灰的鼠標墊鍵盤,我挑了一個不那麽惡心的機子坐下。老師還沒來,同學們已經開始了今天的操作練習。他們翻開書…… 書?我特麽又沒帶書!平常的微機課不都是玩單機遊戲麽?算了,還是回去取吧。走了很多旋轉樓梯,走了很多寫字樓樣式的走廊也沒找到出口。找到一個透明電梯,這下可以直接下到一樓了。場景切換,前面門牌上寫的是一樓,後面是不斷旋轉向下的樓梯,和一個大池子,後面的樓梯淹在水裏。 到一樓了,找出口。一樓像個巨大的餐廳後廚,每個人都行色匆匆,大家有條不紊的忙活著。地上有積水,不知什麽時候我的鞋不見了,光腳走路感覺很粘膩。沒找到出口,但找到了二樓入口,二樓有很多房間,走進一個房間,房間裏有好多門,再進去後又有好多房間。每個屋堆滿了像山一樣高的衣服被子,大家三三兩兩一組在整理,他們跟對方耳語著什麽,看我在看他們,他們又假裝在幹活。棉絮和粉塵在空氣中彌漫,我想逃離。 被一個中年女人叫住,「跟我來,新來的吧?」我跟上去,沒說話。場景切換,像是到了三樓。中年女人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坐下後說:「幫我和同學們拍張照吧」,然後遞給我一個相機。我站起身,觀察著周圍的環境。三樓是個漏鬥形狀的大劇場,很多學生模樣的人圍坐在中年女人旁邊看演出。我想拍完照趕緊離開,但發現以我可以移動的位置很難框住所有人。那拍拍同學們的細節也好,有人低頭認真的畫著什麽,有人目光呆滯的望著前方,有人竊竊私語,我湊過去他們又不說了。面前有個站著露半個肩膀的僧人,我雙手合十,拜。「這裏是哪裏?」,「X sha(音譯)」。「什麽?」我只聽清了後面一個字,再問,他已不說話了。遠處那個中年女人正看著我,我盡量框住更多人的拍了最後一張。過去還相機,中年女人接過相機笑說謝謝,「這裏不適合你,你回去吧。」我問這裏是哪裏,她不再理我。 醒了,窗外暴雨。​​​​ 後記:夢裏鞋不見了,光脚粘膩的觸感很真實,更像記憶而非夢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