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裏先是上了一輛公交車,在靠車頭的側面坐下。正前方是我兩個好朋友WZL、YTX,正想喊他們,他們就從車窗跳出去了,我追過去看,窗外是巨大的遊泳池,我喊他們的名字,沒有回答。回到座位上,左邊的人準備下車,一扭頭我才發現是大一時的室友NGB,沖我笑笑就下車了。 場景切換,小學的好朋友JJL說要請我看演出,我問他的聯系方式,他問我現在在哪個城市。我們走到電影院,他在最後一排坐下,便不再說話。 場景又切換到我家客廳,小叔和大哥喊我過去下棋,老爹在沙發上睡著了,我想把電視關小聲點去找他們,看不清遙控器的音量鍵。我過去時小叔也準備睡了,我跟我哥在重新擺棋,我問有沒有五子棋、圍棋什麼的,我看不清象棋上的字,我哥笑而不答。周圍出現很多我學生時代的女同學,我喊了一聲:「有沒有人下註,買定離手、買定離手」,聽見有人喊我名字,卻沒看清是誰。我說去放個水,回來陪他下棋。尿憋醒。 沒啥好分析的,就是我想他們了,事實上除了親人和開頭去遊泳的倆傻蛋兒,畢業後其他人都不聯系了。結尾下棋像個show,我表演欲還挺強的。 「她們都老了吧,她們在哪裏呀,我們就這樣,各自奔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