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裏好像是還在上初中,那會老娘在賣衣服,中午放學去找她,她就說要送我回學校。我們繞過很多路,有些街道我都沒見過。快到學校時她要給我買吃的,我並不想吃,我說課間會出去買,她偏不,先是買了個肉夾饃(俺們的肉夾饃只有肉和餅,為啥不叫饃夾肉?),那個肉夾饃的餅直徑比我之前吃的大三四倍(兩手拇指合於拇指,中指合於中指,所形成的圓就是我之前吃的肉夾饃正常尺寸),店家的小孩兒看我說不要便讓我撐開一個塑料袋,他要把巨大肉夾饃裏的肉倒到塑料袋裏,老娘從店裏出來有點不高興,說些什麼聽不清,走了些路,又買了菜夾餅,我還是說不要。她騎著自行車朝學校的方向騎去,回頭看見有工人扛著巨大的畫筆在馬路中間畫黃線(不是小車推出來的麼?) 可怕的來了。 學校離我還有100米左右,突然仿佛腳下墜有千斤之力,本來騎遠的老娘又騎回來了,在我三十米左右停下,把菜夾餅裏的菜、油倒在自己頭上,滿臉湯汁張牙舞爪的向我沖過來了…… 夢裏我是喊出來了的,不知剛才是否說過夢話。 買肉夾饃之前還有些細節記不清了。昨天早上還寫「我很享受做夢的過程,包括噩夢但不包括餓夢」,晚上就來懲戒,厲害了。那現在我就把懲戒也記下來,今晚會有什麼更新? 夢見老娘張牙舞爪的同時,也夢見陪伴我整個中學時代的肉夾饃和菜夾餅,這算噩夢還是算餓夢? 夢裏的小孩兒把肉夾饃的肉倒到我撐開的塑料袋裏,跟我老娘把菜夾餅裏的菜和油倒到頭上真是暴殄天物啊,寫到這我都餓了。 突然發現記錄過的夢越多,醒來能記住夢的細節就越多。自己的夢得算私有財產,分享私有財產還要被懲戒?今晚要是有續集明天正好寫連載。其實之前也做過連續的夢,但並沒有意識去記。後來發現我的夢比《穆赫蘭道》精彩多了,不寫下來會遺憾。希望未來有機會能看看自己睡覺時的監控,和腦電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