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裏好像是狂歡了一天的淩晨後,我和老娘在奶奶家聊天。 我在吹牛,吹我大學期間遊走南昌周圍小鎮的見聞,這次夢裏的我意識不到那是夢,夢裏的我好像大學期間真的去過不少地方,現在的我只記得大學期間的四點一線,網吧、教室、宿舍、食堂,唯一一次可以去梅嶺的機會也被我以前一天要去網吧通宵而推掉了,畢業後只在南昌工作了半年,年底就回家了。後來確實走過不少地方,但也不在江西,更不是南昌周圍的小鎮。 談話的最後,老娘問我要不要回去取書包,明天還要上課,我說不用了,早上再取,睡會吧,還有幾個小時就早上了。其實,現在的我讀完本科後就沒在讀書了,夢裏的我是大學未畢業的我,還是之後念了碩博的我,分不清楚。 地點是在奶奶家也很奇怪,我出生的西北十八線小城,前幾年才有第一個大學,還是冶金為主,而我本科是廣告專業。夢裏第二天還要上學,上的什麽學呢? 寫到這倒有個新想法,夢裏的我可能是另一個時空的我(應該不在地球上),他的經歷是我的夢,而我的經歷是他的夢。 其實是被渴醒的,喝點水,接著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