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見在蒙古國的位置有個人工島叫「冰森島」,島是由一顆巨大樹的樹冠組成,等離子光幕罩著,像是個生態園。島上有個傻逼一直在用石頭砸一只貓。 上一秒我還在看地圖,下一秒已經到了冰森島,我位於島的邊緣,看他不爽,就用小石塊扔他,他註意到我了,搬起大石塊砸過來,但因為島的邊緣明顯地勢高(像羅馬鬥獸場),他砸過來的大石塊都會滾回去,滾到他腳下的瞬間我都會拿小石塊精準打他頭,他躲閃不急多次被滾回去的大石塊壓倒腿。 尿憋醒,好煩。 分析一下意象,「森」這個字是因為睡前在微博評論裏看見有個人網名叫「三木」;光幕/也可能就是個玻璃罩是因為前幾天重看了一遍復聯二,電影裏九頭蛇的基地就是用光幕罩著;那個傻逼砸貓是因為最近看見有人虐貓。我多次夢見類似羅馬鬥獸場布局的地方,還沒去過羅馬,有點遺憾。 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是真的,不管是主動思還是被動思。醒來發現夢只是現實世界的投影總有點難過,就沒點新鮮的嘛? 蒙古國是世界第二大的內陸國,夢裏地圖上蒙古國的位置是一片內陸湖,湖中間是「冰森島」。他用大石塊砸貓,我用小石塊砸他,我們倆還真沒啥區別。 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