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裏在數碼教室裏看電影,(所謂數碼教室就是初中時學校把大屁股屏幕嵌到學生桌子裏面的教室,兩個學生看一個屏幕。)電影名字忘了,講一個大戶人家以屠殺為樂,但被一個傻子無意發現了,傻子到街面上到處說,因為傻子表達能力不好,別人也因為他傻將信將疑。大戶人家把傻子喊來做法會,這個大戶人家有兩大護法;一個是屠夫負責行刑,另一個是煉丹師負責調配火藥。傻子被藥暈,臉朝下趴著,周圍有很多人圍著篝火跳舞,煉丹師在傻子後腦勺撒了火藥、點燃,傻子醒了掙紮,屠夫用一頭帶錐子的巨型榔頭直戳傻子後腦勺,腦漿噴湧、火光沖天,周圍跳舞的人陷入癲狂。 我一會在電影裏追查真相,一會在教室裏看電影。電影開始前,每人發過一張電影簡介,我還是看不清字。下課了,老師提了三點要求,醒來後全忘了。臨走時收拾課桌,桌兜裏有沒吃完的半個菜夾餅,還有只濕透的臭襪子,我想擦一下,卻擦的到處都是油。想收拾完去放水,卻還是被尿憋醒了。 電影情節血腥得嘆為觀止,之前也沒看過類似情節的電影,醒來後我都不敢相信這是我的夢。 今晚要是能看下半集就好了,還有點小期待。 (現在想想,榔頭戳頭的意向可能來自於童年陰影《山村老屍》,真是不寒而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