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裏和藍去參加一個作家的簽售會,作家是個老頭兒,就來了他一個人,我和藍排在第二位,他剛簽完前面那個人,筆就沒水了。藍說讓我去買筆,藍黑各買一個。出了書店的門不認路,四處找商店,商店裏有倆人,跟老板說給我拿兩支筆後,其中一個女的說了些什麼我忘了,這才發現手機落在書店沒法付賬,回去取手機的路上看見隔個十幾米地上就有個陀螺在轉,我踢倒了一個,旁邊路人跟我說了什麼也忘了。看見遠處兩架飛機低空追逐,其中一架墜毀在書店的方向,另一架飛走了,然後看見一艘航母朝我飛過來…… 被嚇醒了。 真是莫名其妙的夢。本來五月底有個經濟學作家的簽售會想去,可惜藍沒時間就算了。而找人簽名筆沒水了的映射來自我初中時的經歷,說來話長,冬天壓馬路時看見一個流浪歌手在唱歌賣書(自傳+專輯),當時他彈著吉他,耳朵上掛著口琴,蓬頭垢面,聲音沙啞而幹凈。聽完一首歌付錢走人時,他叫住我非要送我專輯和書,看著他手上的凍瘡和彈吉他的老繭,我收下了。剛準備走他又說要給我簽名,鋼筆寫字斷線,他很用力的甩,顯得有些尷尬,最後用筆尖在書上刻下了名字。寫完他跟我說了很多,但我只記得「唱歌不賺錢,賣書才賺錢」,「好好學習」之類的。我走後他繼續唱歌,他看見我看他,向我鞠了一躬。第二天拿著鋼筆水和中性筆路過那條街,他已經不在了。寫到這感覺有點難過,其實他的專輯和書我只在當天回家翻了翻,之後也沒看過。前幾年跟別人提起他,還特意在網上查了一下,他參加了江蘇衛視的《非常了得》,不知現在過得咋樣,他叫賈奎有。 這麼遙遠的意象,不是做夢都想不起他,至於陀螺、戰鬥機是真的想不起來,還有墜落的航母,難道是《美國隊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