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裏在教室剛下課,同桌問我為什麽征兵,我說為了戰爭,時刻準備著。不遠處我哥說沒人想打仗,我被懟了有些尷尬,居然莫名其妙的背了一段《過秦論》,具體是啥忘了。 上課了,老師看我從書包裏一本一本的拿書,老師停了一會,好像在等我拿出現在要用的課本,然而我就是找不到這節課的課本;後排的幾個同學好像在吵架,老師依然在講他的課,這會同桌不見了,我想看看她帶沒帶這節課的課本,還是看不清字;我註意到桌面釘著一根長繩子不知道是幹嘛的,直到下課都沒找到這節課的課本,卻從書包裏拿出了好多書,除了課本還有很多課外書,書堆滿桌子壘得比我都高;放學了,正在我猶豫是把課本帶回家還是把課外書帶回家時夢醒了。好累的夢。 我表哥比我大一歲,從未跟我同班、同年級、甚至同校;講課的老師是大學時教《廣告媒介》的,講的課卻是偏理科的課,依稀感覺黑板上有很多公式;夢裏前一天是在公共澡堂換衣服的長椅上睡的,期間我跟後排吵架的同學好像還有其他故事,但不記得了;課桌也沒多大,但從書包裏拿出的書堆起來能比我還高,書包是個四次元口袋麽?夢裏忙於找書,沒空質疑這些,以至於最後還在想帶哪些書回家。 感覺自己被自己的夢境戲弄了,伐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