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置頂】論鹹甜豆腐腦之爭:事實有真假 觀點無對錯

所謂「事實有真假」的意思是說,甜豆腐腦放的是糖,鹹豆腐腦放的是鹽。豆腐腦里放的究竟是啥可以觀察未拆封包裝袋上標註的主要成分,也可以采樣後觀察其化學反應;但要是想通過「嘗一嘗」的方式得出「糖是鹹的」的觀點,又說「觀點無對錯」,我建議咱互相拉黑,各自精彩。 然後「觀點無對錯」的意思是說,我喜歡吃甜豆腐腦,但我不吃我們小區張三家的甜豆腐腦,因為我覺得他家的甜豆腐腦不夠甜;張三卻掛出橫幅說我家的豆腐腦最甜,這就是觀點之爭,並沒有對錯。 張三的大兒子因為我不照顧他家生意而汙蔑我愛上了鹹豆腐腦這是強迫自證。要是不信可以把眼珠摳下來,去我胃里看看到底有沒有鹹豆腐腦。 張三的二兒子說我收了隔壁小區的好處費惡意抹黑他家是歪曲事實。問問自家廚子甜豆腐腦里放的是糖、還是糖精、或者被稀釋後的糖精水,是誰在給「最甜豆腐腦」的招牌抹黑呢?明廚亮竈,以正視聽不好麼? 張三的三兒子讓我覺得誰家的甜就去吃誰家的,不要在他家門口徘徊影響生意,這屬於逃避責任。可笑了,張三家自有通天神力,壟斷小區早餐經營,豆腐腦不甜還不讓人說了?貴府胸中有藍圖、腳底有計劃,不去征服星辰大海,開早餐店可惜了不是? 張三家的食客A說鹹豆腐腦又不是不能吃,怎麼就我特殊非要吃甜的,這就是觀點之爭。您喜歡吃鹹的,我喜歡吃甜的,我尊重您的口味,您還來質疑我的口味?另外,當年的糖都換成現在的糖精水了,您怎麼知道鹹豆腐腦放的不是工業鹽呢? 張三家的食客B以為我只吃甜不吃鹹而指責我是異端,對我口誅筆伐,這又是觀點之爭。雖然我不吃張三家的豆腐腦,但他家的肉包、餛飩、拌面還是好吃的,我只是希望張三在甜豆腐腦里多放些糖,僅此而已。還有,自己嘴里的舌頭才是自己的,不要為了別人的口味著急上火,不值得。 張三家的食客C說他就是覺得甜,怎麼我不覺得甜?這還是觀點之爭。主觀觀點並不由他人的意誌而改變,我不會因為別人覺得甜而覺得甜,就像我覺得張三的三個兒子都是王八蛋,但這三位並沒有因為我的個人觀點變成三顆蛋,張三也沒有基因變異成鱉。 事實是客觀的,觀點是主觀的。簡中互聯網的多數爭論還處在觀點之爭,情緒之爭;摸著象腿和摸著象尾的各有表述、自說自話,又或者為了自己心里的武神搖旗吶喊,關公戰秦瓊、孫悟空vs奧特曼,打得不亦樂乎。

一次面試想到的(二)

書接上回 ,誰能想到這也能進複試呢?公司在黃浦江邊,跟兩個國家的駐華使館同一棟辦公,我是山豬進城,一時間竟沒找著電梯按鈕,但又剛好有人下來,我才趁機上了電梯。 一起面試的還有倆,女的炫耀她三千塊的衣服,我問三千塊的衣服能防彈麼,她顯得有些尷尬,吃完中午飯就走了。男的想從微博搬運,但苦於沒有PS摳水印。我心想這不會Python都可惜了,采集多方便;不火還好,萬一流量爆炸被作者找過來還得配個法務顧問準備應訴。誰能想到跟這倆貨一起面試呢? 負責人讓我們發推測試網感,又說不要用簡中創作內容,這就又回到昨天的問題,我生活在簡體中文圈,不發簡中內容,還能發什麼?我用谷歌翻譯發了兩篇之前寫的小作文er,一篇日文,一篇繁體中文。太滑稽了,我不會日文,我怎麼知道谷歌翻譯是否準確表達了我的意思?這就好像最後一次看的長文章是高考閱讀理解,最後一次寫的長文章是高考作文,這麼一群人想用ChatGPT創作內容,他們分得清內容好壞麼? 再者,我廢話這麼多,原創當然不是問題。但是Twitter的收益制度是每月氪16刀才能分廣告費,每月氪16刀才能發長文章。這是每七秒鐘一個笑點的時代,還有多少人有時間讀長文呢?我又憑什麼在未產生收益的情況下要求公司給我氪8刀發長文?越來越感覺我不適合這家公司。 不過這次面試收獲也不少:其一、人家的VPN速度真的快,看起來能當個備用;其二、雖然是公司管的飯,但我還是想說必勝客的意面真難吃;其三、未來幾天我會將博客全站改成繁體中文;嗐,剪不斷的辮子是慫,畢竟肉身還在這呢。 受雇於公司全職做自媒體,說到底其實是個 to Boss 的工作,前期沒流量,但老板沒意見那就接著幹,萬一老板不懂內容又或者只看數據呢?寫手刷流量騙主管,主管騙老板,老板騙投資人,投資人被大家共同營造的虛假繁榮所蒙蔽,哐哐砸錢。 那麼,為什麼要受雇於公司呢?現在有些招聘要求也很奇怪,寫文案、能出鏡、會拍攝、懂剪輯、盯數據、最好還帶資源,我要是全都會,為什麼不自己做呢?雖然我也不是全都會,但我至少可以給自己氪16刀。

一次面試想到的(一)

下午視頻面試了一個海外內容運營的崗位,HR問我在Twitter上做一個每天流量過萬的內容會做什麼,我說限制語言嗎、內容方向呢?他說沒有限制,什麼內容都行。我下意識先說了政治,但對方好像被電到了一樣打斷我搶先追問:除了政治呢?這讓我想起辜鴻銘「無形的辮子」,剛剛說好的whatever呢?嘖嘖,貴司思想覺悟這麼高,何苦去霍霍外網?回來做微博、知乎、小紅書多好,畢竟緊繃的心弦隨時都能給自己來一刀,也省的讓平臺審核。 其實Twitter的簡中內容除了大陸負面新聞、毛片、區塊鏈以外,我都不知道還有啥。說白了就是大陸SNS屏蔽的那些用戶全湧到Twitter去了,而肉身在外的博主們又敏銳的發現了商機,負面新聞更容易煽動情緒,或者用毛片誘導詐騙;前者轉評贊數據好看,後者成本奇低、收益奇高,都是可遇不可求的創業項目呢,刑。不過話又說回來,打得開Google還要在Twitter看片,被國內的白嫖彈幕沖傻了,以為真的可以白嫖,用戶畫像如此精準,那不收割一波都虧了。 說到底還是我圈子太小了,鍵政不敢發,詐騙瞧不上,炒幣數據也不好意思拿出來嘚瑟,日文、英文又都不太行,有點遺憾,一次失敗的面試。 但我遺憾過的又豈止只有面試?拼盡全力也打不過旗鼓相當的對手,在姑娘面前沒有複原的魔方,找不到原片的電影解說,播放結束還沒識到曲的好音樂,來不及摳字就忘光了的腹稿,離開某城市前才發現的美味燒烤店。就在剛剛我還發現我EOS賣早了,在暴漲三個月後上周剛賣,這幾天又漲了19%。和錢多事少離家近的工作相比,一時之間竟不知哪個更值得遺憾,好難抉擇啊。寫到此處居然又開心了起來,破罐破摔的快感。

愛國自媒體 富貴險中求

圖片
最有效瓦解道德行為准則的方式,就是不討論,而且不討論這種不討論。 —— C. Fred Alford 《市場准入負面清單(2021年版)》裏第一條:非公有資本不得從事新聞採編播發業務;其第四條:非公有資本不得從事涉及政治、經濟、軍事、外交,重大社會、文化、科技、衛生、教育、體育以及其他關繫政治方嚮、輿論導嚮和價值取嚮等活動、事件的實況直播業務。 僅憑這兩條,連「自媒體」這個概念都是僭越;《韓非子·五蠹》上說儒以文亂法,讀書人一邊以“敏於行而訥於言”為榜樣,另一邊文字獄案例不絕於耳,長久以來被禁錮思想,只能「為往聖繼絕學」;至於那些不讀書的在走投無路時或「以頭搶地」、或「揭竿而起」,平均兩百年一個輪回。雖然不想承認,但事實是被欺淩、被代錶後的逆來順受,才是刻在佈衣黔首DNA裏的性格底色。大環境既如此,善於錶達的人被當成異類,承受淺薄輕浮的汙名也就不奇怪了。 但其實當權者也希望在政令PO後能有民間聲音與之相呼應,而不是讓官方唱獨角戲。既要裏子,更要面子,既要獨裁,又要全過程民主。所以靈活變通、事在人為,所以民間普遍性違法、官方選擇性執法。 在這片神奇的土地做自媒體最重要的是逢迎聖意。通過信息檢索、邏輯思維、歴史常識、政治學常識、經濟學常識,來判斷今晚《真理聯播》的真實性,以及現階段官媒希望達成怎樣的輿論效果;想明白這些,從中找到自己的位置,才能做自媒體。至於新聞敏感、寫作能力、人文關懷其實反而沒那麼重要。學成文武藝,貨與帝王家;局域網內的自媒體說到底還是to G的生意。 之前有些自媒體賬號、文藝作品在網上好評如潮,真理部出來定調後,風評又急轉直下;還有些話題甚至是由官方主導炒熱,又由官方禁言刪帖,其烹飪技術可見一斑。 吶~ 在+86社區做自媒體,那真的是火中取栗、刀口舔血、富貴險中求。

説説魔術方塊

重新對魔術方塊感興趣源於又刷到了兒時看的《魔方大廈》,這部詭異的動畫片充滿了各種不可名狀的隱喻,感覺跟《鏡花緣》有點像。 看完《魔方大廈》搜教程,背了不到十個公式就能複原了。期間看了層先法、8355、橋式,最後還得是CFOP;前幾天還看到用群論推演魔術方塊——降群法,魔術方塊的樂趣,遠不止是肌肉記憶。 CFOP是在魔方小站看的,B站上正版教程的流量還不到倒版的零頭,不過魔方小站的站長好像也無意運營B站賬號,這真是太可惜了。而且魔方小站的內容也從來沒更新過,連網站樣式都是好多年前的風格;網站鏈接淘寶店,學他的教程,買他推薦的魔術方塊;一招鮮,吃十年。但現在時代變了,B站的教程浩如煙海,同質化如此高的產品其終點只能是做品牌,現在各大魔術方塊的旗艦店們都是直接to C,沒有中間商賺差價。 品牌化運營不能只是王婆賣瓜,還得搖人er啊,各大品牌魔術方塊競相收買比賽選手和自媒體賬號,大V們被劃分了不同的從屬,粉絲們互相攻擊、互相謾罵、互相嘲諷、互相輕視,一起為本就混亂的互聯網提供熵增。人類大腦神經元約為1000億個,這其中的變化遠比一個三階魔術方塊更複雜,看起來還是人心更叵測一些。 不過也不得不說有些魔術方塊確實好,但價格也過於貴了,我猜這里面有一半甚至更多都是公關費,參考可口可樂 vs 百事可樂。不想參與他們的紛爭,卻不得不為此付費,伐開心。慶幸的是魔術方塊和可樂又不一樣,魔術方塊是可以玩的,就不如讓負責人在新品發布會時直播玩自家魔術方塊,還可以讓現場觀眾們先拆開,觀察其內部結構,與去年的魔術方塊做對比,講解其中差別,再像搓麻將一樣打散,然後蒙眼組裝起來,最後計時複原。事實上有些狀態是不能被複原的,比如單獨歪了一個角塊,能複原更好,不能複原也能讓大家看見真誠,eat your own dog food。相反,廚子不吃自己做的飯,這多可怕,簡直不敢想。 三歲挑戰世界紀錄的比賽很棒棒,但那個既沒有娛樂性,也缺乏參與感、遠比不上各家老板之間的競速賽;比大小、比重量、比拆散、比拼裝、比複原,比從兩米高臺摔下誰家先裂,比在兩百噸液壓機下誰家先碎。現場觀眾可以在比賽中隨時投票,競猜冠軍,獎品當然是冠軍家的旗艦新品,費用由其他商家平攤;直播觀眾也可以抽獎得大券,費用由所有參賽商家共擔。魔術方塊最終拼的還得是質量、是輕盈、是順滑,而不是誰家喇叭多。比賽可以讓小商家脫穎而出,讓大商家時刻警惕,

教育鼓勵思考 洗腦發布指令

圖片
電影《漢江怪物》截圖 很多年前在作文書上看看過一篇文章,作者下午吃西瓜吃得很爽,不小心吞下一個西瓜籽,長輩們開玩笑說他明天腦袋上會長西瓜苗,然後變成一個大西瓜, 晚上作者嚇得不敢睡覺。 作者老爹發現後問他: 「你知道西瓜生長的條件是什麼?」,「不知道。」 「你知道人體消化系統是怎樣的麼?」,「不知道。」 「那你怎麼知道自己會變成西瓜呢?」,「不知道。」 他爸並沒有直接說大人們都是逗他玩呢之類的話,而是給了他一本書,讓他自己找答案。 作者從書上得知,植物生長需要水、土壤、陽光,三者缺一不可,即便三者條件都齊了的情況下,人類還有強大的胃酸。 「下午吃的西瓜籽,現在早都被消化了。」 作者確認長不了西瓜苗後,合上書安心的睡了。 我不知道經過ALPS處理的核廢水危害有多大,畢竟核子物理是門檻很高的學科,我也不在日本。 即便看過聯合國、國際原子能總署、世界衛生組織對此的建議,我還是不知道,不能拿著蓋革計數器親測,其他都是胡扯。 但網路上的輿論群情激憤,大V們好像都肉眼可見的正在變異一樣;若是讓討論,說不定我還真就信了;但現在硬幣只有一面,那肯定是假幣,觀點只有一種,只能 是謊言;尤其是+86社區指鼠為鴨反轉再反轉的案例太多,鑑於如此糟糕的公信力,我選擇不信。 其實我的想法並不重要,我沒見過處理核廢水的工作流程,這並不影響它日夜排放;我也不信+86社區內一邊倒的輿論譴責,這也不影響官方封號刪帖。 嗐,都是瞎操心。 我關注的兩位老師倒是一反常態,對此義正辭嚴,不知是言不由衷,還是想納投名狀。 看來是既沒有表達的自由,也沒有沉默的權利,這說出來不是不難過的。 霍華德·洛夫克拉夫特說:人類最古老而強烈的情緒,便是恐懼,而最古老最強烈的恐懼,便是對未知的恐懼。 那麼問題來了,利用資訊差製造恐懼的目的又是什麼呢?

二、我現在的博客長這樣

我又雙叒叕換了博客模板,這回好歹是官方模板(Essential Light),代碼乾淨些,但依然問題不少,在此記一下: 首先是自帶的廣告插件無法加載,模板文件無法保存,只能整段注釋掉;很難想象這居然是官方模板,真尼瑪絕了。 其次是鼠標上滑後,博客頂部彈出異常醜陋的標題欄,遮擋了背景音樂,將標題欄的class改掉,上滑標題欄就沒了。 再次是標題欄自帶一個搜索插件,刪除標題欄添加背景音樂後,這個搜索插件就只剩一個圖標,在代碼里先把locked的值改成false,在布局裡可移除此插件。 最後還剩一堆只是看着難受又沒有好解法的小問題:比如時間戳我習慣是年月日,但設置里沒得選,代碼也不知道在哪改;比如文章內鏈勾選了「新建標籤頁打開」但沒啥卵用,這體驗奇差;比如點擊最下面的「Sitemap」顯示無法加載,我猜是背景音樂JS在作怪,不過網站地圖本來也不是給用戶看的,就索性改成了透明色。 目前就是這些,但願學完JS能修改更多細節。 其實我想要的博客也不過就是QQ空間那種:能寫字,能傳圖,有背景音樂,有留言板,開屏動畫和澆花升級就算了,花里胡哨拖慢網速。 我寫博客就是人菜癮大,我的技術僅限於html+css,JS還在摸索中。但奈何看了很多電影讀過些書,以至於患上不說話會死症,只能寫下來緩解病情。會說和會寫還是不太一樣,私以為記錄總是好的。有時翻看自己之前寫的,也會拍大腿叫絕,真慶幸我這麼年輕就認識我了。有時遣詞造句又混亂得不忍直視,能改就改了重發,不能改就整段刪掉或者整篇刪掉,假裝自己沒寫過。一邊寫、一邊想,理清邏輯,明晰得失。發現新自己和開啟新世界一樣奇妙。 現在模板不算丑,博客做成這樣也算是個階段性里程碑。最後的最後感謝自己 註銷了ICP備案 ,肉身出不去我認了,思想也出不去那才真是畫地為牢。

一、我理想的自媒體長啥樣

圖片
如題,直接說結論,用自己的服務器機組,自建平台,綁自己的域名;內容形式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對內容有增刪改查的絕對主動權; (防槓聲明:作者要是個反社會人渣自有法律去懲戒,但事實有真假,觀點無對錯。作者發表甜豆腐腦好吃不該被咸豆腐腦愛好者舉報封號。) 在此基礎之上,再去其它UGC平台分發,而寄人籬下薅平台羊毛是最不重要的。 再說說寄媒體。域名、服務器本來就不是自己的;創作的內容能否被看見,既依賴推薦算法,又考驗審核智商;最後只剩用戶名是自己的,還要規避違禁詞。(當年的「維民所止」禍及全家,今年的「乍乂尤艮 䏍丁生丈」才罰款1300萬。嗐,真的是時代在發展,社會在進步,連文字獄都在與時俱進。寫到這不禁感嘆漢字博大精深,字可以只寫一半,聯繫上下文竟也不影響閱讀,要是單詞刪減字母,那意思可全變了。)在這樣的平台攢幾百萬粉絲有啥用?處處受制於人,刪帖封號只在旦夕之間,一個隨時可能被消失的賬號怎麼好意思說是自媒體,自信的「自」麼? 平台需要鯰魚來活躍用戶,鯰魚薅平台羊毛養家糊口,互利互惠,賺錢不丟人。 然而雷霆萬鈞之際,平台尚無法自保,(參考牛博、飯否、內涵段子)更何況平台上的賬號?平台有平台的違禁詞,各國有各國的政治正確,比如好萊塢也不敢讓黑人演反派。所謂平台,也不過都是民企。寄媒體當然能做:寄生、但不依賴,薅羊毛、並且去風險,搏流量、但不靠算法推薦,胸中自有丘壑、而不是只會蹭熱搜。 自媒體盈利的方式有很多,薅UGC平台的羊毛是最不穩定的那種,其次是帶貨,(其實我一直不明白喜歡我的內容跟想用我推薦的商品有啥關係,現實卻是商家不想錯過每個流量池,和能攢流量的人。只要流量基數夠大,賣啥都行?)再次是軟文。港真,帶貨做得好不如開網店,軟文寫得好不如做廣告。因為短期能盈利而被當成主業,那真的是本末倒置。船長心無方向,海風帶船流浪。 我理想的盈利模式是品牌授權和內容付費。其一,品牌營銷才是一勞永逸的活;其二,有趣、有用的好內容自帶價值與價格。這兩條還需要證明嗎?自媒體的終點有且只能還是自媒體,任何不以創作好內容為目的的自媒體都是耍流氓。 最後說說從業人員,有些人天生心思細膩、多愁善感,看見桃花凋落也要嚎一個《葬花吟》,這叫老天爺賞飯,也是其痛苦的根源。這種人不做自媒體,還有別的出路麼? 現在雖然離我理想的自媒體還差很遠,但這並不影響我自言自語、自娛自樂。